象征英国海权力量的荣耀之舰——"胡德"号传奇

来源:admin日期:2019/07/05 浏览:157

“胡德”号给人印象最深的是它的美。从第一艘战列巡洋舰诞生到她出世不过十几年,而她也并非皇家海军第一艘因为轮廓洗练而受到夸赞的无畏舰。同类舰中最早的“无敌”号于1908年建成,浑身透着咄咄逼人的战意,这正是费舍尔在他的首个第一海务大臣任期内赋予皇家海军的品质。接下来,“狮”级于1912年出世,它们的每一寸钢铁都像是为惩罚自命不凡的德国海军而生的武器。装备着当时最大的舰炮——“骇人的13.5寸”,它们被一家鼓吹战争的媒体取了“威猛大猫”的昵称。下一步则是“伊丽莎白女王”级,作为一战爆发前英国最强大的战列舰,它们的威力和气质强烈地吸引着持主流审美观的人们,无论是职业水手还是感兴趣的平民。

1932年夏天,9岁的泰德·布里格斯在莱德卡(Redcar)的沙滩上第一次看见了“强大的胡德”。这一刻后来改变了他的一生。

▲年轻的特德·布里格斯被“全能的胡德”魅力所深深震撼,这惊鸿一睹彻底改变了他的人生

我在沙滩上站了好一会儿,喝着水,欣赏着她的美丽、优雅和完美的强大力量。用“美丽”和“优雅”描述这样一艘巨舰未免荒谬,何况她主要是用来毁灭敌人的。但老实说,我以前,甚至今天,都不能想出更好的词来描写她。

“胡德”号是少数有魅力到让人热血沸腾地参加皇家海军的军舰之一。路易斯·勒·贝利注定能当将军,而年轻的他犹豫时,这一幕让他下定了决心:去泽西(Jersey)看望了几位姨祖母,我们乘“圣海利埃”号(StHelier) 轮船回来,驶进了风暴区。从驶过科比尔(Corbière)灯塔开始,我就痛苦不堪,直至到达威茅斯港。在那里,我第一次近距离看见了“胡德”号。轮船停靠时,“胡德”号派出的装有黄铜烟囱的巡哨艇穿过我们轮船的尾流,灵巧地停靠在码头的台阶边。驾驶员是一位看上去比我大不了多少的年轻军官候补生,后腰别着短剑。这就够了,于是我再没动摇过。

正因为她一生都承载着这种象征意义,所以多年后她的沉没才如此令人震惊。不过,尽管当时存在狂热的爱国思想,尽管她的设计包含缺陷,但罕有争议的是:戴因科特这最后一件作品是在美学方面极为精致的杰作,如同一部万众瞩目的戏剧般。即便在恶劣天气中,凭借巨大的舰体和航速,她也能保持着雄伟的姿态轻松航行。不过,至少在奥康纳看来,当“胡德”号于平静的夜晚在热带高速巡航时,她的力与美才展现得最淋漓尽致:

作者:布鲁斯·泰勒

“胡德”号的各方面都结合了新旧两个时代的特征,其中较典型的例子是外表。她是最后一艘装有无畏舰时代三脚桅和瞭望台的英国主力舰,也是最后一艘装备人工操作副炮的。另一方面,她则率先拥有了封闭式舰桥和两处主火控站。在她的远祖——1861年服役的“勇士”号战列舰之后,她是第一艘采用飞剪艏的主力舰。从“胡德”号开始,皇家海军彻底抛弃了有舰艏冲角的设计。她的一位舰长说,这造就了风帆时代以来最优美的主力舰。方方面面都明确说明了“胡德”号的角色——她是一位和平使者,但如果战争来临,她会利用高速追上无法逃避的敌人,用巨炮远距离将它们击碎。

“胡德”号……沿航线前行,如同那些星星一样,寂静无声。尽管军舰形体雄伟,舰后甲板上却有一个人站在离海很近的位置。在她平坦的舱面上,矗立着巨大的炮塔,似乎是为了显示军舰令人畏惧的本职。长长的炮管蓄势待发,藏着毁灭一切的威力;层层甲板高低错落。

当“胡德”号的大炮为英国而怒吼时,或者她锚泊在威茅斯湾,从内陆的山上可以看见她的前桅楼从威茅斯海滩旅馆房顶露出来时,南多赛特的人们就感到了安全。几千名度假者排在威茅斯码头海边,看着水兵们上岸。对他们来说,欣赏钩竿体操,观看“胡德”号、“反击”号和“声望”号及战列舰队派出的巡哨艇,或者围观夜空中交织的数十根探照灯光柱,都是开心的事。

▲第一次公开亮相的“胡德”号:1920年3月,在阿兰岛附近海试的情景

▲九年之后,布里格斯将亲眼见证“胡德”号一生中最壮烈的一幕——与“俾斯麦”号决死搏杀的丹麦海峡之战。

1925年,“胡德”号代表皇家海军参加了瓦斯科·达·伽马庆典。1月29日,庆典达到高潮时,里斯本(Lisboa)《每日新闻》(Diário de Notícias)这样报道:世界上最强大的军舰——伟大的“胡德”号……已经在塔霍河停泊了一周,坚固、神秘、深不可测。这只熟睡的巨兽一直不开放甲板,不让人们的好奇心得逞,直到昨天。人们驾着船从她身边驶过,希望发现这座非同寻常的堡垒里可能有什么。但他们的希望落空了,“胡德”号保持着英国式的漫不经心和难以接近。现在,里斯本人的好奇心终于得到满足了。[……]人们终于可以近距离审视那些可畏的大炮,欣赏这艘伟大军舰停泊时用心才能看见的美。出人意料的是,人们最为赞赏的,却是将军和他手下的军官们面对数百名登舰游客时表现出的友好态度以及正规、得体的亲切举动。一个人进入一个英式家庭时诚然困难,但只要进去了,离开时就会把心留在那里。

不过,“胡德”号的成名是因为她象征了英国作为一个海军强国的地位。这艘本应充满压迫感的军舰出现在海岸附近时,引发了强烈的自豪和兴奋。若干年后的一段文章写道:

不过“胡德”号属于截然不同的一种。她优雅、美丽、匀称的外形表现出自身设计的新颖和强大,令几乎每个人都会赞叹。这一点上,她超过了任何其他英国军舰。有十几艘军舰装备过威力无比的15英寸炮,但即使是“声望”号(Renown)和“反击”号也没能做到在如此巨大的舰体上把同样的速度和火力结合起来。事实表明,“胡德”号成功地结合了驱逐舰的轻快灵活、巡洋舰的优美外形和最强大的主力舰的威慑力。正因此,她很快得到了“强大的胡德”这一充满敬意的绰号。

我兴奋得快要吐了。虽然我刚吃过早餐,但觉得胃是空的。我刚才一直咬着嘴唇等待,咬过的地方是干的。然后我们看见了她。这一次不会弄错。别的军舰都没有那巨大的艏楼。她令人敬畏。她令周围的一切都相形见绌。我从来没觉得自己这样渺小和平凡,但同时我全身涌动着骄傲和爱国心。我坚信自己在16岁那年就实现了终生的志向。

巨大、高速、拥有完美武器的“胡德”号象征着厌倦战争的不列颠民族为了人类的利益,决心勇敢地保卫他们用数百年建立起来的广袤帝国毫发无损。正是这种象征意义让“胡德”号在机器下诞生,并在这艘灰色的巨舰上笼罩了一层壮丽的光晕。

这个民族仍然对海军没能带给他们所热切盼望的压倒性胜利而感到十分失望,而现在终于能真正证明,依海而生的大英帝国在战争的考验下变得坚强有力:“上帝使您强大,使您更强大……”人们很快把象征了帝国的生存和延续之意义赋予了“胡德”号,这与其他荣誉一同伴其一生。V.C.斯科特·奥康纳(V. C.Scott O'Connor)对1923至1924年环球巡航的记载中,对这一点进行了极为深刻、浪漫的描述:

就这样,在20年里,从悉尼到旧金山,“胡德”号成了每处港口和锚地的明星。这有力地证明,虽然不列颠可能已经不再是强国的唯一标杆,但她的军舰仍是衡量别国军舰的模板。

在和平年代的最后一个夏天,少年信号兵布里格斯从肖特利(Shotley)的“恒河”(Ganges)少年水兵训练基地结业,被分配到“胡德”号上。他对此喜出望外:

▲15英寸Mk II炮塔及其供弹系统

0